非首都功能疏解后 北京物流和快递该往何处去

淘宝推广 xiaotong 18浏览

  自2015年提出疏解非首都功能后,北京市通过“禁、关、控、转、调”五种方式,初步完成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目标,具体措施包括疏解“一批制造业”、“一批城区批发市场”、“一批教育功能”、“一批医疗卫生功能”和“一批行政事业单位”等。

  之前,北京已经对动物园地区批发市场、天意小商品市场阜外店等进行了疏解转移,并升级了大红门地区等16家批发市场的疏解力度,目前四环内的专业市场基本已退出。不过,近来北京市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进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境。

  北京市民最近明显感觉到快递、物流和外卖开始系统性降速,不仅许多快件难以及时收到,甚至有些外地电商一看是来自北京的订单就直接拒绝了。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电商、快递公司和物流公司都发布声明称,到北京的配送时效将受到严重影响,其中主要原因是许多物流及快递企业在北京的分拨中心及仓库被行政查封或者关闭。当然,其中也有人员短缺的问题。

  近两年,低级仓储物流成为腾退的主体,快递和外卖等服务市场的需求与受到严重约束的物流供给产生了极大的供需矛盾。

  现存的这些供需矛盾并非是暂时的,需要我们放到更长远的时间段去考虑,而且未来这些矛盾只会越来越突出。北京市非首都功能的疏解是国家层面的既定目标,这个变革进程一定会坚定地走下去,以往的首都产业链生态必然会因此产生较大调整,而被归类为“小、散、乱、差”的低级仓储物流是目前重点疏解的方向,首都的仓储物流、快递和外卖只能向着装备更先进、门面更规范、业务更集约、流程更优化、信息更集成、规模更有效和响应更快捷的方向发展。

  然而,目前对于经营物流、快递以及外卖的企业来说,面对非首都功能疏解和产业结构性升级,无论是建立新的分拣中心,还是构建新的末端配送体系,甚至聘用新的快递小哥,都会面临更高的成本,这也要求企业经营者必须获得更高的利润来弥补成本的上升,才能实现后续的持续经营和发展。

  对个别物流企业来说,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新的产业链生态中提高利润、提升竞争力;但对北京来说,则是如何营造全新而适合的都市物流保障体系。

  虽然物流的问题仅仅是一个产业问题,但其体系的营造则需要放在首都乃至京津冀全体系规划中去思考,需要回归本源。

  北京的首都功能定位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而最为迫切、最为突出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是减少雾霾,二是减少城市交通拥堵。尽管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进程中,北京已经陆续将劳动密集型、资源依赖性的高耗能、高污染和高耗水等企业整体转移出去。同时,按照规划,到2020年,北京城六区的人口会在2014年的基础上再减少15%,届时户籍人口将控制在1080万左右。但作为中国最大的通道城市,北京还存在远超其他城市的流动人口,而要维系如此庞大人口群体的衣食住行,都市保障消费型物流自然不可或缺。因此,首都的物流体系要解决的本源问题就是既要排放绿色环保,又要减轻交通压力,还要及时高效优质满足海量人口的消费需要。

  物流企业的市场竞争力体现在网络化、规模化、标准化和品牌化上,然而具有上述优势特征的物流企业又需要在其以标准取胜的规模化体系中满足北京这个特殊区域的个性化市场需求,其运营难度及其获利难度可想而知:以电商物流为代表的前置仓“以储代运”模式将难以继续在北京五环内运用,像劳动密集型的快递企业那样依赖劳动力红利盈利的模式同样难以为继,而大件和零担物流企业依靠毛细血管式密集网点布局的低成本揽货模式也将风光不再。

  互联网支撑下的物流和快递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遇到了新的约束和障碍,但具有规模优势的物流企业多数已获得资本的拥抱,并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技术的支持下,获得了快速响应和柔性变化的能力。因此,在全行业产能过剩和供远大于求的市场环境中,必然会产生出更加创新且更为适合的运营模式。

  另外,对北京的物流业来说,要迎合两种趋势。

  第一种趋势是抽丝剥茧,增强消费的商品核心功能,减少商品的附加重量与体积,并降低废弃物的回收物流量。站在京津冀区域统筹规划的层面来看,北京的六环外及环北京的河北省和天津市已是北京城区保障物流的首要聚集地。北京城区居民及流动人口目前缺失的是如何解决快消品、生鲜产品和家居建材等日用品的物流配送问题,而非这些商品本身。仓储配送加上净菜加工、快消品定制和家居成套配装等物流加工的集成模式将会成为新的运营模式。

  第二种趋势是尽可能利用轨道交通,既降低了汽运的排放量,又减少了道路交通压力。北京铁路局已开始配合北京市政府,规划“外集内配”的绿色物流仓配模式:首先,利用铁路网络优势和多式联运模式实现规模化保障性运输;其次,利用北京周边及内部的多个铁路货场,进行适用于城市保障物流的升级改造;第三,利用接取送达等货运业务,控制并协调新能源汽车实现全城区配送;第四,利用新政策实现与商贸企业、物流企业及其他相关企业的融合发展。

  (作者为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来源:《经济参考报》)